首頁>新聞中心>觀點評論

疫情3年,哪些行業左右工業PPI?

2023-01-12 10:35:00

  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roducer’s Price Index for Manufactured Products,下稱PPI)反映工業企業產品第一次出售時的出廠價格變化趨勢和變動幅度。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統計調查涵蓋40個工業行業大類、1300多個基本分類的工業產品價格。國家統計局(下稱“國統局”)按月發布主要工業行業PPI當月同比增速、PPI當月環比增速、PPI累計同比增速等指標值,其中PPI當月同比增速是最基礎的指標。本文根據疫情3年來(2020年、2021年、2022年)32個大類工業行業PPI累計同比變化,確定影響整個工業PPI(簡稱為“工業PPI”)增速的主要行業,進而探尋PPI上漲的經濟成因。
  2022年工業品出廠價格處于歷史較高水平

  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基本走勢。2020年1月起,國統局按月發布32個大類工業行業PPI累計同比情況。2022年1月—11月份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長4.5%,在近12年中僅低于2011年、2017年、2021年同期(見圖1)。鑒于2021年1月—11月份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長7.9%,是近12年中的最高值,由此可判定2022年PPI累計同比增速在2021年大幅增長的基礎上,又保持了較高增長。據此推算,2022年1月—11月份工業PPI較2019年同期大幅增長了10.61%,較2020年同期大幅增長了12.86%。據此可判定2022年工業品出廠價格處于歷史較高水平。
  對近12年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進行對比可知,2012年—2016年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連續負增長,這一階段是制造業產能過剩矛盾逐步顯現的一個階段,在2015年,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鋼鐵)、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主要是電解鋁)、非金屬礦物制品業(主要是水泥、平板玻璃)等部分工業行業產能過剩矛盾尤為突出,整個工業行業的盈利水平有所下降。而2020年—2022年,雖然有疫情及地緣政治惡化等因素的影響,但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沒有出現持續負增長現象,表明整個工業經濟沒有出現嚴重的產能過?,F象,從而使這3年工業經濟運行質量保持合理水平。
  工業PPI當月同比值基本走勢。2022年前9個工業PPI當月同比值正增長,但2月—9月份各月同比增幅呈現逐月回落態勢(見圖2)。如2022年1月份工業PPI當月同比值為9.1%,9月份工業PPI當月同比值已回落至0.95%,即歷經8個月的時間,工業PPI當月同比值回落了8.15個百分點;2022年10月份、11月份工業PPI當月同比值均為-1.3%,為2021年1月以來首次連續2個月下降。但2022年10月份、11月份工業PPI同比下降,主要源于同比期(2021年10月份、11月份)PPI基數過高,2021年10月份、11月份工業PPI同比(較2020年10月份)分別大幅上漲13.5%、12.9%,在1996年以來工業PPI當月同比漲幅排序中居前2位。
  整體看,2022年工業PPI當月同比值呈逐月回落走勢,與2021年同期工業PPI當月同比值逐月提升走勢相對應,即2022年各月PPI同比值是在2021年同期大幅上漲的基礎上出現了增速的回落,其實質是2022年各月工業品出廠價格依然處于歷史較高水平。
  5個大類工業行業連續3年成左右工業PPI漲跌的主要行業
  影響近3年工業PPI累計同比增減的主要行業。對近3年這32個大類工業行業PPI累計同比進行對比可知,引領2020年、2021年、2022年工業PPI增減的主要行業基本保持一致,說明這3年的工業經濟發展具有一定的共性。
  2020年1月—11月份,工業PPI累計同比下降2%,造紙及紙制品業、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業等10個大類工業行業PPI累計降幅超過了工業PPI累計降幅,表明這10個大類工業行業引領了2020年工業PPI的下降。其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化學纖維制造業的PPI累計降幅居前3位,分別下降27.4%、14.5%、14%。這3個行業具有顯著的上下游產業鏈關系,因此表現出了明顯的價格傳導現象。這3個大類工業行業PPI累計同比大幅下降,主要源于2020年第二、三季度世界石油市場受世界范圍內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的沖擊,世界石油價格大幅下降。2020年4月,國際貨幣組織(IMF)石油價格指數54.15,為2020年石油價格最低點,較2019年同期大幅下降65.42%,較2020年初(1月)大幅下降71.31%??傮w看,2020年世界石油價格降幅要高于中國石油價格降幅。
  2021年1月—11月份,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長7.9%,其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有色金屬礦采選業等9個大類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超過了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表明這9個大類工業行業引領了2021年工業PPI的上漲。其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黑色金屬礦采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6個大類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超過20%;煤炭開采和洗選業、黑色金屬礦采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的PPI累計同比增速甚至超過30%,分別為43%、38%、34.4%,鑒于這3個大類工業行業均屬于采礦業,據此判定2021年工業PPI的大幅增長主要由采礦業拉動。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等3個采礦行業2021年PPI同比大幅上漲,雖然與國內煤炭、鐵礦石、石油及天然氣供需情況相關聯,但主要是受到世界能源、石油價格大幅上漲的影響,如2021年10月國際貨幣組織(IMF)能源(含石油、煤炭、天然氣)價格指數達256.81,為2021年能源價格最高點,較2020年同期大幅增長168.93%,較2021年初(1月)大幅增長84.61%;11月份能源價格指數為235.68,較2020年同期大幅增長133.59%??傮w看,2021年世界能源價格增幅要遠高于中國能源價格增幅。
  2022年1月—11月份,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長4.6%,化學纖維制造業、非金屬礦采選業等10個大類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超過了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其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3個大類工業PPI累計同比增速居行業前3位,分別同比增長38%、24.9%、19.2%。鑒于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是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最緊密的上游行業,據此判定2022年工業PPI同比大幅增長主要由石油、煤炭所拉動。2022年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PPI同比大幅上漲,一方面源于歐美等經濟體的通貨膨脹,另一方面源于地緣政治(如俄烏沖突)嚴重惡化,導致世界能源供應格局發生巨大調整。上述因素推動世界能源價格大幅上漲,如2022年7月國際貨幣組織(IMF)能源價格指數達344.87,為2022年能源價格最高點,較2021年同期大幅增長90.12%,較2022年初(1月)大幅增長42.43%。其中,2022年7月國際貨幣組織(IMF)原油價格指數達276.46,為2022年原油價格最高點,較2021年同期大幅增長71.14%,較2022年初(1月)大幅增長42.37%??傮w看,2022年世界能源增幅要遠遠高于中國能源增幅,并推動這些國家及經濟體CPI(消費者物價指數)的大幅上漲,如美國2022年1月—10月份有7個月CPI當月同比值超過了8%,6月份甚至達到了9.1%;歐元區2022年1月—10月份有6個月CPI當月同比值超過了8%,10月份至達到了10.6%,迫使美國及歐盟不得不采取激進的加息政策。
  對近3年(2020年—2022年)引領工業PPI漲跌的大類行業名錄進行比較,發現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化學纖維制造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5個大類工業行業連續3年成為引導工業PPI漲跌的主要行業。表明這5個行業2020年經歷了PPI同比的大幅下降,2021年、2022年又經歷了PPI同比大幅增長的過程。同時,這5個行業之間存在較為緊密的產業鏈關系,如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是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的主要原料,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主要產品如石油制品、煤制化工原料又是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的主要原料,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的主要產品如合成材料又是化學纖維制造業的主要原料。
  對近2年PPI漲勢突出的工業行業的類群劃分。對近2年(2021—2022年)引領工業PPI漲跌的大類行業名錄進行比較,發現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有色金屬礦采選業、化學纖維制造業7個大類工業行業PPI同比連續2年大幅上漲。經測算,這7個行業2022年1月—11月份PPI較2020年同期的漲幅均超過了20%,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2年累計漲幅超過了50%,分別為90.44%、70.46%、59.12%。而整個工業PPI的2年累計漲幅僅為12.86%,表明這2年(2021—2022年)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是拉動整個工業PPI累計增速大幅增長的主要力量。
  上述連續2年PPI漲勢突出的7個大類工業行業可分為2個工業門類。一類是采礦業,包括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有色金屬礦采選業3個大類工業行業;一類是材料制造業,包括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化學纖維制造業等3個大類工業行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則屬于能源及燃料制造業。這表明近2年煤炭、石油、化工材料、有色金屬材料PPI持續上漲,并拉動整個工業PPI持續上漲。
  同時,這7個大類工業行業之間具有較為緊密的上下游產業鏈關系,如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具有緊密的上下游產業鏈關系,有色金屬礦采選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具有緊密的上下游產業鏈關系,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化學纖維制造業具有緊密的上下游產業鏈關系。通常是上游行業PPI漲幅大于下游行業PPI漲幅,表明這2年受國外原燃料價格上漲影響,國內石油、煤炭、天然氣價格出現較大幅度上漲,并向最緊密的下游行業進行價格傳導。
  近3年鐵礦石等大宗原燃料價格大幅上漲非由需求拉動
  由于2020年—2022年存在疫情,同時2022年初以來地緣政治(如俄烏沖突)進一步惡化,這3年與以往常態年份相比存在較大差異,因此定義為“非常態年份”。分析近3年工業PPI變化的行業結構,有助于我們判斷非常態年份的工業經濟運行特點。
  根據國際貨幣組織(IMF)能源、石油價格指數可確認,2019年能源價格指數算術平均值為129.02,石油價格指數算術平均值為142.5。而2000年1月—2022年9月,能源價格指數算術平均值為148.58,石油價格指標算術平均值為137.75。據此判定2019年世界能源及石油價格處于歷史中檔水平,亦可判定2019年中國煤炭及石油價格處于相對合理區間。假定2019年1月—11月份各大類工業行業PPI為基值“1”,根據各大類工業行業各年PPI累計增速可推算出各大類工業行業2022年PPI較2019年增速(簡稱3年PPI累計增速,見圖3),并據此判定非常態年份(2020—2022年)中國工業PPI的結構性變化。
  整個工業近3年PPI累計增速為10.61%。32個大類工業行業中僅有農副食品加工業等10個大類工業3年PPI累計增速超過工業PPI增速。其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3年PPI累計增速超過30%,分別高達60.23%、38.26%、36.05%、30.88%,表明這4個大類行業在非常態年份中引領工業PPI上漲。其中,煤炭、石油3年PPI累計增速領先其他工業行業,表明非常態年份中疫情及地緣政治(如俄烏沖突)惡化對能源行業沖擊巨大。鑒于石油、煤炭屬于工業經濟中的上游產業,其價格大幅上漲,且大幅領先其他工業行業上漲幅度,無疑會提高中下游工業行業采購成本,進而對其盈利空間形成“擠壓”。
  按各大類工業行業主要產品的基本屬性,可將近3年PPI累計增速前10位的大類工業行業分為4類:一是采礦業,如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有色金屬礦采選業、黑色金屬礦采選業,這4個采礦行業的主要產品(如煤炭煤炭、石油、鐵礦石)在國際市場上被定義為大宗原燃料,近3年大宗原燃料價格大幅上漲,與常態年份中經濟過熱引發的大宗原燃料價格大幅上漲有著本質的區別;二是金屬材料工業,如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三是能源動力行業,如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燃氣生產和供應業;四是化工及食品制造業,如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農副食品加工業。因此,從各行業主要產品基本屬性角度看,近3年采礦業、金屬材料工業、能源動力行業成為拉動近3年工業PPI上漲的主要力量。
  近3年工業PPI累計增速前10位的大類工業之間存在較為緊密的上下游產業鏈關系,如煤炭開采和洗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是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的上游行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主要是天然氣)是燃氣生產和供應業的上游行業,有色金屬礦采選業是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的上游行業,黑色金屬礦采選業是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的上游行業。上述現象表明,近3年石油、煤炭、鐵礦石、有色金屬礦產價格的大幅上漲,都傳導至其最緊密的下游制造行業。由于近3年整個世界經濟增長不及預期,石油、煤炭、鐵礦石等大宗原燃料價格大幅上漲非由需求增長所拉動,更多是疫情及地緣政策導致的供需錯配及通貨膨脹等因素所致。
  紡織服裝/服飾業、汽車制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3年PPI累計增速為負值,分別為-0.01%、-0.6%、-1.11%。醫藥制造業、印刷業和記錄媒介的復制行業3年PPI累計增速雖然有所增長,但增速均低于1%。上述5個大類工業行業的主要產品直接面向社會消費,表明采礦業、金屬材料等行業PPI大幅上漲,并沒有傳導至社會終端消費,這意味著工業經濟中的部分中下游行業要消化石油、煤炭、金屬材料的價格上漲因素。這提示我們,采礦業、金屬材料行業PPI大幅上漲現象是不可持續的。在未來的2年—3年內,在中國CPI漲幅保持2%左右的前提下,采礦業、金屬材料行業PPI有可能將出現持續下降現象,降到常態年份2019年的水平。
  綜上,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化學纖維制造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煤炭開采和洗選業5個大類工業行業連續3年成為引導工業PPI漲跌的主要行業。與2019年常態化年份相比,近3年(2020年—2022年)工業經濟中上游原燃料行業價格上漲幅度較大,但面向居民消費的工業制造行業PPI上漲幅度有限,從而對CPI形成較好的支撐,表明上游工業行業價格的大幅上漲并沒有傳導至社會消費行業,這也意味著上游工業行業價格上漲不為消費終端所接受。
  從政策層面講,國家要保持工業經濟發展的穩定性和均衡性,既需要對石油、煤炭價格有所調控,又要支持制造企業理性應對上游采礦業PPI大幅上漲的壓力,應對的根本之策是持續推動制造企業轉型發展,即推動制造企業向技術先進、資源節約方面轉型,進而實現工業結構的優化調整和工業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首席專欄作家 李擁軍

來源: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

編輯:張雨恬

版權說明

【1】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鋼鐵新聞網。媒體轉載、摘編本網所刊 作品時,需經書面授權。轉載時需注明來源于《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及作者姓名。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鋼鐵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 贊同其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3】 如果您對新聞發表評論,請遵守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并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 責任。
【4】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電話:010—010-64411649
品牌聯盟
  • 燃燒裝置2.gif
  • 湖南華菱集團.jpg
  • 山東鋼鐵集團.jpg
  • 1_看圖王.png
  • W020190430461031429831.jpg
  • 首鋼.jpg
  •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logo1.jpg
  • W020130618825601874406.jpg
  • W020130618825602778336.jpg
  • W020130618825603702632.jpg
  • W020130618825617201098.jpg
  • W020130618825606679805.jpg
  • W020130618825607505186.jpg
  • brand04.png
  • brand06.png
  • brand05.png
  • brand03.png
  • brand02.png
  • brand01.png
    read_image.gif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貞里三區26樓 郵編:100029 電話:(010)64442120/(010)64442123 傳真:(010)64411645 電子郵箱:csteelnews@126.com

    中國冶金報/中國鋼鐵新聞網法律顧問:大成律師事務所 楊貴生律師 電話:010-58137252 13501065895 Email:guisheng.yang@dentons.cn

    中國鋼鐵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京ICP備0701626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228

    久无码精品亚洲日韩_人妻碰碰碰久久久久_亚洲永久精品www7wcon_国产精品高清一区二区三区